大校网站 中国散文网 联系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教学天地 > 教师论坛

小说创作中情节与人物之关系探微

文学院 赵苗

  小说作为一种典型的叙事性文学体裁,是在讲述局部连续或完整的故事情节并描绘具体、生动、可感的生活环境的基础上来塑造人物的。它通过多方位、多层次、深刻而具象化地再现社会生活的样态与图景,传达作者独特的感受和体悟。

  一般读者读小说,主要看情节,情节是小说中不可缺少的一个要素。小说人物的性格和命运是通过情节的发展而逐步展示的,并且情节还承载着一定的社会历史内容,更重要的是,缺少情节,人物的性格与命运无法展开。小说人物的特定性格决定了人物在某个场合某种境遇必定做出某种事情,读者从事件中的人物行为内容和行为方式中必定也能看出和把握到小说人物的独特性格。我们可以将一系列能够展示小说人物性格命运的大小事件进行连贯有序的艺术组合,以此来结构情节。从这个角度来说,小说的情节与人物互为前提,情节是完成小说人物性格具体化、个性化创造的必备条件,而一系列与人物性格相关的大小事件前后勾连形成情节。

  小说偏重于再现,为了完美的传达作者对生活独特的主观感受和体悟,小说作者可以将生活中他感受最深的生活形象直接写进小说,也可以将众多的生活形象分解后重组为一个新的艺术形象,或者将生活一个形象解构塑造为N个艺术形象。小说塑造人物的方式多种多样,既可以通过肖像、语言、行动描写对人物的音容笑貌、言谈举止、衣着服饰等外部形态进行粗线条勾勒,也能通过心理描写来精雕细刻人物微妙的内心活动,写人物的“意识流”。小说情节是由一系列的写人细节、事件细节、景物细节等连贯组合而成的。在这些细节中,最重要的是写人的细节。在写人的系列细节中有核心的动作细节和一般的肖像细节、语言细节的分别。核心写人细节是一篇小说作品中最重要的艺术细胞,它决定着小说的质量。一篇微型小说可以由一个核心细节连接若干个一般细节构成情节主体,一部长、中、短篇小说可以用若干个或成系列的核心细节组成情节长链。

  《红楼梦》中的“冷美人”薜宝钗,美貌而性格温顺,城府很深,喜怒不形于色,既会对上逢迎,又会安抚下人,博得上下一片赞扬。从第七回开始介绍薜宝钗从娘胎里带来一股热毒,需服用“冷香丸”开始,作者用杜撰的药方“冷香丸”向我们透露了宝钗看似外热,实则内冷的性格。在第二十七回“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埋香冢飞燕泣残红”中,宝钗因见各位姑娘都在园子玩耍,独不见黛玉,于是去到“潇湘馆”,“忽然抬头见宝玉进去了,宝钗便站住低头想了想:宝玉和林黛玉是从小儿一处长大,他兄妹间多有不避嫌疑之处,嘲笑喜怒无常,况且林黛玉素习猜忌,好弄小性儿的。此刻自己也跟了进去,一则宝玉不便,二则黛玉嫌疑。罢了,倒是回来的妙。想毕抽身回来。”宝钗对于宝玉、黛玉性情之把握、心思之周密,从作者这段心理描写便可见出。“刚要寻别的姊妹去,忽见前面一双玉色蝴蝶,大如团扇,一上一下迎风翩跹,十分有趣。宝钗意欲扑了来玩耍,遂向袖中取出扇子来,向草地下来扑。”作为贵族小姐,宝钗尽管老成持重,但难掩少女的天性。作者曹雪芹正是用扑蝴蝶这一细节,将宝钗性格中作为少女天真烂漫的一面展露出来。宝钗追蝴蝶不知不觉中来到滴翠亭外,听见里面有人说话,便煞住脚细听,听到丫鬟坠儿与小红在说贾府少爷贾芸托坠儿还小红手帕的私事,两个丫鬟因惧怕被人偷听急忙要开窗看是否有人,宝钗思忖着:“怪道从古至今那些奸淫狗盗的人,心机都不错。这一开了,见我在这里,他们岂不臊了。况才说话的语音,大似宝玉房里的红儿的言语。他素昔眼空心大,是个头等刁钻古怪东西。今儿我听了他的短儿,一时人急造反,狗急跳墙,不但生事,而且我还没趣。如今便赶着躲了,料也躲不及,少不得要使个‘金蝉脱壳’的法子。犹未想完,只听‘咯吱’一声,宝钗便故意放重了脚步,笑着叫道:‘颦儿,我看你往那里藏! ’一面说,一面故意往前赶。” 奴婢爱上主子,这在当时的社会是不被允许的,宝钗接受的又是封建社会对女性的传统教育,曹雪芹用宝钗这一段心理活动和动作细节描写将宝钗骨子里尊卑有别、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即为“奸淫狗盗”的观念,以及她“嫁祸”于黛玉以避嫌的圆滑展露无遗。这段情节就是由几个细节描写串联起来,为我们展现了一个性格丰富立体的宝钗。

最后更新
热门点击
  1. 如何做一名合格教师
  2. 高校思想政治理论课骨干教师培训
  3. 论三毛作品的艺术风格
  4. 教务处周三学习丰富多彩
  5. 学习《中庸》心得体会
  6. 当骑马舞冲进校园
  7. 如何上好新学期的第一节英语课
  8. 我的实习心得
  9. 如何构建和谐的大学生宿舍人际关系
  10. 全院师生集体除草活动有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