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校网站 中国散文网 联系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同学园地 > 文学艺术 > 文学

雪霾

戏导1801班 杨舜钦

  最冷的雪好像总是最晚才下,十二月底,冬天的第一场雪才现身人间。它就像是一个赶末班车的人,一定要在今年赶来。也许正因如此,它下的很急,第一片雪花落向地面后不足一个小时,郊外那座巨大阴暗的监狱就已经变得洁白如玉。

  李峰静静的躺在牢房里,瞪圆了眼睛盯着天花板,他身体虽然没动,但心脏却是砰砰乱跳。今天是冬至,大雪封山,狱警们到了后半夜就会坐在一楼大厅的火炉旁喝酒聊天。而今天就是他逃跑的最佳时机,虽然天气不是很好,但监管是难得的松弛,他计划十二点一到,就开始逃跑。

  十、九、八、七……李峰盯着走廊墙上的表默默的数着,越接近十二点,他的心就跳的越厉害。

  零!

  他跳下床,拿出早前备好的铁丝,熟练的撬开了牢房的门。真是幸运,狱警全在一楼大厅,走廊和后院真的一个人也没有,一切都是那么顺利,顺利的让人难以置信。仅仅二十分钟,李峰就已经站在了高墙之外。

  雪越下越大,现在往山上跑无疑是送死,但高墙周围来回移动的探照灯也使李峰惶恐不安。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只能在不上山的前提下尽量往远跑

  天可真冷,而且李峰身上穿的也薄。他跑了整整一个小时,但如此大的运动量丝毫没有让他感到暖和。正当他发愁的时候,远处那小小的暖黄色光点又使他重新振作起来。李峰逐渐加快步伐,可由于风雪迷了眼睛,他到跟前才看清这是一间小木屋。

  简直太幸运了!李峰心想,他顺利的从监狱跑出来,又在这大雪天里找到了安身之所。李峰敲了敲门,一个年纪和他一样的男人开了门。男人看见李峰狼狈可怜的样子,便立刻让他进屋,把他带到火炉旁边坐下,并倒了一杯热茶给他。木屋主人热情周到的招待甚至让李峰感到受宠若惊。更奇怪的是,男人看见他穿的一身囚服没有一点反应,反而是像普通人一样招待他。等一切都安顿好了,男人才问到:“你是南山监狱里跑出来的吧”

  “嗯,是……不过你不要害怕,我是被冤枉的,没犯过罪。”

  “哦,也是,他们都这么说”

  李峰看着他,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想辩解,可是一想,就算那人信了又能怎样,他不是法官,也不能还我清白。无奈,李峰低下头,抿了一口茶,不再说话。

  沉默了一阵后,男人又说道:“你倒是跑出来了,我却一直没有出去……”

  “嗯?您是说大雪封山吗?我看雪应该明早就能停了。”

  那个男人的话总是让他摸不着头脑,李峰一半猜测,一半敷衍的聊着。反正雪一停李峰就走了,也没必要聊的多投入。转眼间,茶喝完了,火炉里的火也小了许多,李峰愈发疲倦,男人见状,把李峰带到卧室门前。

  李峰睡眼惺忪的往卧室走去,短短的几步路他打了四五个哈欠。但当他看见卧室的时候却惊得困意全无,卧室里的样子和牢房竟然一模一样,他揉了揉眼睛,里面还一样是牢房。李峰吓得往后退了一步,但被男人一把推进去,一脚没站稳摔在地上。映着黑色铁栏杆的寒光照在他的背上,李峰急忙爬起来,把脸挤在铁门上那狭小的镂空里,愤怒焦躁的大喊着:“我没罪呀!我是被冤枉的!放我出去!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这不是梦!不是!一切都是那么清晰,我清清楚楚的记得我出去了!我明明逃出去了……逃出去了……李峰心里默念着

  雪越下越大,整个世界都变成了灰白色,灰色是霾,白色是雪。这样的世界谁能说的清是真是假,一切都是空白,却又那么混乱。这样的处境,绝对可以把一个心智健全的人逼疯。

  一阵焦躁过后,狱警从过道一头凶狠的走来,用力砸着铁门生气的说道:“你睡不睡!二半夜的叫什么叫!”

  “大哥!大哥!你听我说!我是无辜的!我不应该在这!放我出去吧!放我出去!”

  “神经病~你坐牢子坐傻了吧!没见过你这蹲了十年还这么激动说自己无辜的。”

  “我……我……”

  “行了,闭嘴吧你!”狱警一边说话一边向前走了一步,用警棍把李峰捅了回去,头顶上的吊灯也正好照在他的脸上,李峰这才看清,这不就是之前的木屋主人吗?

  李峰眼神迷离的看着他,嘴里喃喃道:“小…小木屋?”

  声音虽小,狱警却听得清楚,狱警微笑的看着他,说了句:“你再好好看看,我是谁?”

  “季林……”李峰瞪大了眼睛看着他,十年前的事他全想了起来,所有阴霾般的往事全部钻进李峰的脑子,所有那些他拼命想忘记的东西全部都回来了

  十年前,李峰和季林在西大街骆驼巷里的同一所中学上学。初二那年的第一场雪,在学校操场的一角,李峰尽显了他作为扛把子的威风。

  日落西山,雪渐渐小了,但白的发亮的雪却把最后一点夕阳也映得通红。操场上人不多,也就李峰和几个看热闹的人围在那。李峰把季林逼到墙角,用着他觉得最威风的语气说着:“我早看你不顺眼了……”

  “那个……那……我……我没……没干什么呀”

  “嘿~这小老弟真有意思噢~我打你要理由吗,啊?”李峰一边说着,巴掌已经打到了季林脸上。“要吗!?~要吗!?”言语间,三个巴掌已经扇得季林脸颊通红。

  “你让你妈来打我呀?让你爸开出租车来撞我呀?来呀!我告诉你,每天十块给爷交齐了,别等着我来问你要!”

  季林捂着脸,眼泪吧嗒吧嗒的掉着,他不敢抬头看李峰。直到李峰向人群招呼一声:“我们走!看这小子下回还敢不敢!”季林这才敢微微抬头,看着一个个远去背影。

  等人群渐渐走远,季林终于瘫倒在地,抬着头瞪着飘雪的天空失声痛哭。

  这样的日子再平常不过,在那个黄昏下的小巷里,更多的李峰和季林充斥着每一个角落,每天这样的事也无人问津……

  李峰心头一阵,当他回过神时眼前的牢门已经消失,唯独他身上的那身囚服还挂在身上。他和季林站在明亮教室的过道里,但他看不清眼前的人,他到底是木屋主人、狱警还是季林?李峰迷惑的看着他,支支吾吾的却说不出一句话。

  “你现在还记得自己自己没罪吗?”

  “罪!?我哪里有罪?你妈去世了怪我吗?你爸开出租车怪我吗?我就跟你开个玩笑我就有罪了?”

  “玩笑!?”季林脸上青筋暴起,怒火冲天的喊道:“你管我妈去世叫玩笑?你把我那几年挨过的巴掌叫玩笑?我就纳了闷你这话是怎么说出口的?”

  “我告诉你李峰,你们所有人都有罪!你、老师、还有那些看热闹的都是罪人!真不知道你们怎么忍心把自己干出的猪狗不如的事轻飘飘的说成玩笑……真恶心!”

  “季林,当时大家都是那样,我们都觉得是玩,就你心里敏感的过不去,这能怪我吗?”

  “行,你要真觉得自己没错你就走吧,继续过你那虚伪麻木的生活吧。门就在那,我现在看到咱班的那个门都能清楚的记得你把我摁在门上扇脸的样子…………不过也是,我只是你逞能的一个小小的牺牲品,你又怎么会放在心上。”

  季林话音刚落,李峰就已经站在教室门前,心里暗骂一句神经病便一把推开了门。霎时间门缝里的一道白光晃得他睁不开眼,当他再一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心理咨询室的躺椅上。

  李峰这才想起来,自己就是因为最近压力太大了才来看的心理医生。可是他越想越气,自己是来缓解压力的,这医生咋还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翻了出来。他正想说医生的时候医生却主动转过头来看着他,而且很亲切的问道:“怎么样?走出心理阴影了吧,你的压力就是来自你的童年阴影,走出来就好了。”

  李峰听了这话神情才逐渐缓和下来,不过一看医生的脸……

  季林?

  李峰安慰着自己,别想了别想了……我现在看谁都像是季林。

  这时医生看着他,又说道:“可是我不想让你出来,我忘不掉的东西你也别想忘记!”

  李峰顿时眼前一黑,又回到了那大雪纷飞的阴冷牢房里。

最后更新
热门点击
  1. 中秋思父
  2. 知了
  3. 观《敬重,让我们告别平庸》随感
  4. 这片天空叫“幸福”
  5. 致我的闺蜜
  6. 上帝的刻刀
  7. 军训之歌
  8. 泪眼殇
  9. 一个邻家的小孩
  10. 摆渡自己